YUMISA

清风不过浅踏来

【all叶】衣不染尘

无逻辑,私设有,ooc有,
一个我也不知道的什么鬼系列。
番外·【韩叶】根深蒂固
【韩文清视角】
一、
      “所以只要把石头稍稍摆斜一点就行了。”祁连山指了指窗外的装饰用的大石头,对身边的女孩说道。“你可以去试试,但这样成功的几率有限。”
      “真的?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 才怪。
      韩文清看向窗外,连风都没有。在这种环境下,哪里可能有那个女孩刚才说的要捉的鸟?
      好吧,他已经习惯了。祁连山要是能正经,那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不过,都相处这么久了,竟然还有人上当受骗?
      果然,那女孩有些犹疑。
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那如果抓不到怎么办?”
      祁连山耸了耸肩。“那就该你倒霉。”
      好恶劣。
      “祁表哥。”一个男孩跑过来拽祁连山的袖子。“叶秋被卡假山里了。”
      韩文清认识这个男孩,叶家的那对双胞胎之一,既然刚刚他们说叶秋,那这个就一定是叶修了。
      “他……被卡在假山里了?”祁连山好像被雷到了。
      “本来只是说穿过那里就得了,抄进路嘛!他不敢进去,我们就没等他先走了。结果他又跟过来了,又不敢出来,然后……就卡住了……你快去救他!”
      祁连山点点头,拉着叶修就要走。叶修却是自己挣脱了,跑向韩文清。
      “你就是韩叔叔的那个儿子吧,欸你也来帮帮忙吧。”
      什么韩叔叔,韩文清一头雾水,他父亲明明也是才认识叶家的小子。
      不过他还是跟了上去,他父亲要让和其它孩子打成一片,即使他到现在也只是一个人在旁边看着,他觉得,要真有机会,他最多也就能做到第一个字而已。
      “打”。
二、
      叶秋看起来是个典型的乖宝宝,打理得整齐,干净,就算被卡在洞里也不失优雅,就是眼镜后的小眼神看起来像是要哭了。
      祁连山干脆利落的救出了他,他在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抱住了叶修,并大哭起来。
      祁连山:好气哦。
      于是他分开了两只小兔崽子,接着把小兔崽子一号往韩文清的方向一推,提溜着小兔崽子二号前往大人们的聚集地。
      叶修:……
      韩文清:……
      之后两人一下午一直都在大眼瞪小眼。
三、
      从第一次看见叶秋,韩文清就觉得他眉眼中有一股邪气。倒不是说他坏,就是……
      他问祁连山为什么只和叶修玩。
      祁连山:“带叶修玩可以瞎带不怕有事,他知道分寸,但叶秋就不一定了,他到现在连三观都没有形成,带着个平光镜装乖,一心想着逃跑的叛逆期小孩。”
      原来是平光镜啊。
      然后祁连山又反问他他怎么知道他是只和叶修不带叶秋玩,“该不是讹我吧?”
      韩文清心想我哪像你那么恶劣。
      “叶修眼眶处有几颗痣,叶秋没有,闭上眼睛的时候我认不出来。”
      祁连山眼神讶异,像是在质疑他怎么会如此无聊到观察别人的眼眶。
      韩文清又问他他是怎么分辨的。
      “看眼镜啊!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性格差别也很大呀!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好了不开玩笑了,其实跟你一样,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我没那么无聊去观察他,这事还是他妈告诉我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凭什么?”别人都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 “凭我比你们大六岁。”祁连山理直气壮。
四、
      听说叶修离家出走了,韩文清有些懵;听说祁连山替叶修扛不了错,被提前弄回队里去了,他一点也不意外;听说祁连山托他去h市看叶修,他有些疑惑不解。
      为什么不是叶秋?
      等到了h市,看到了叶修鼻梁上的那副眼镜,他才觉得有些明了了。
      该不会是偷了叶秋的行李吧?
      叶修给了他肯定的答案:“我这不是顺手嘛。”
五、
      后来两人还是有在经常联系。
      直到后来叶修住进了苏沐秋家里。
      直到……
      苏沐秋死了。
      后来叶修工作了,他因着母亲的原因做了演员。
      “其实做黑帮大佬挺好的。”
      “至少没那么麻烦。”
六、
      那时韩文清已经小有名气了,粉丝也不少了。
      于是就请了已经得了不少奖的叶修为他的一部新剧里的形象做造型。
      叶修本着人道精神,设计出来的服装与韩文清的形象十分契合。
      但是!最后的效果跟反派似的!而韩文清当时的角色是主!角!要知道,他就是以成熟正派的大哥形象火的。
      后来的事自不必说,两人的粉丝,梁子那是结下了。
      知道内情的人爆笑。
      叶修:怪我啰?
七、
      叶修回了家,韩文清是第一个知道的,并且帮他瞒着其他人。
      叶修:……你到底是在帮谁呢?
      他倒也是没有那么绝情,只是得到了另一个更重要的消息——祁连山伤休回来了。
      他一顿。
      是个好机会。
八、
      可能是出任务出多了的关系,祁连山的变化很大,以前是嬉皮笑脸,现在是面无表情。
      而现在,他正坐在沙发里,认认真真的,表情严肃的——打着手上的游戏机。
      ……果然指望他正经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  “你来干嘛?”他的感觉异常的敏锐。
      韩文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叶修的事,并希望他能在叶父叶母那儿刷刷好感度,时不时带叶修出来转转。
      “为啥?”他有点儿莫名其妙,“他呆在家里不是挺好的吗?”
      “自由这种东西,一但得到了,再失去,就不一定能像以前一样耐得住寂寞了。”
      祁连山笑了。
      至于他为什么笑,那恐怕不是因为对这句话有认同感。具体原因嘛……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九、
      为什么要帮?明明不帮他也没关系的不是吗?
      谁知道呢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得太赶了,很糙。
想要写到“十”实在是凑不出来了。
正文才写一点我就开始写番外……因为写到了一个梗嘛……初定七篇。
才发现有座山就叫“祁连山”啊……我真的是起名废瞎打的啊!
现在尽量更吧,下学期可能会停更。
差点弄错标题了,尴尬。😅

找个时间改一下哈。

评论(3)

热度(22)